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隋国师_ 第一百零一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-

时间:2021-07-06 16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一语破春风小说大隋国师 第一百零一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夜风吹动旌旗鼓胀翻卷,巡逻城墙的士卒夹着兵器,哈出热气搓着手。

    “真冷啊……”“看这月亮,明日又是大晴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大旱,晚上能冻死个人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”“都别说了,再巡一段,就可休息一阵。”

    寒风陡然吹过城头,几人提着兵器冷的发抖,火把朝周围、城下探了探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走了,走了,无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查探的士卒回身招呼身后的同袍,继续朝前巡逻。

    风吹去城中,昏暗街巷内,两道身影一闪而过,脚下在房檐连踏,缓缓降下地面。

    “那朱子易居然想借刀杀人……可本道上次来的时候,人还挺和善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懒得管闲事,没破坏他们的事,所以没找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呐呐呐…….这说明本道不会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样吗?地煞殷火是他们…….”

    穿过前面巷口,就到客栈,两人快步走动中,陆良生话说到一半,另一条巷子里,黑暗里传来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边…..这边…..”是蛤蟆道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..这里。”

    陆良生拉住道人,转过头看去传来声音的巷子,老驴在暗巷里甩着尾巴正偏头看来,头顶上,蛤蟆道人坐在上面,朝他俩招手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

    聂红怜从院墙上飘下,迎上书生,美眸朝外看了一眼,先开口说起来。

    “客栈的房间闯来一伙修道者,好在蛤蟆师父察觉到了,先一步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知道为师厉害了吧?”

    老驴头顶,蛤蟆道人背着黑纹葫芦,环抱双蹼:“为师当年,竖敌无数,全靠机敏二字,才得以脱身,区区几个修行小辈也敢老夫面前卖弄,要是老夫修为恢复,一个喷嚏,都能让这西北之地下起大雨。”

    见老蛤蟆又开始吹嘘,道人赶紧躲到一边,翻出黄绸布兜,一张一张数着已经不多的黄符,来这边后,竟是忘记补充,眼下能用不过数十张。

    “这下麻烦了…….打会儿要是胖和尚和他们打起来,不够用啊。”

    红怜和蛤蟆道人眨了眨眼睛:“和谁打?刚才那一拨人?”

    不过,蛤蟆陡然反应过来,看向徒弟。

    “小道士提到一个和尚,是上次遇到的那个?”

    “是,他法号:法净,万佛寺的修行僧人,不过已经离寺修行……”

    陆良生牵过老驴,先去安全地方隐匿起来,边走,边道出实情原委。

    “.……那和尚的师父,法号镇海,不知道是否师父说的那个老和尚?”

    拐过一个巷角,在一处小院后门停下,趴在驴头的蛤蟆嘴角微微抽搐,连忙摆了摆蛙蹼

    “不是,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一旁,陆良生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对了,师父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书生想起和尚提到的地煞殷火,毕竟蛤蟆师父成天吹牛,但见识肯定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地煞殷火??”

    蛤蟆道人从驴头站起来,蛙蹼摩挲着下巴,一对蟾眼上翘望去夜空。

    “.…..为师有些印象,好像不过是一种小法术。”

    “那师父可有破解之法?那和尚说,西北大旱就是此阵所为。”

    见师父说的轻松,陆良生心里也有些期盼,他也想这西北之地能稳定下来,少死一些人。

    那边,表情紧缩的蛤蟆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虽是小阵,可一旦布置成这种笼罩整个贺凉州的法阵,岂能是轻易破除的?不过施术之人,倒是厉害,能想到这种方法制造混乱,趁机掠人…….”

    彼其娘之……地煞殷火法阵,老夫记得只有我会啊…..不对不对……

    蛤蟆道人思索间,陆良生也陷入沉默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书架上的画卷。

    女鬼红怜无聊的看着他两,又看去蹲在角落,收拾东西的道人,飘到后门的石阶,搂着裙子坐下来,双手撑着下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..

    寒风卷过枯草滚过干涸的地面,城池之中,有着木轮转动的吱嘎声。

    几辆马车缓缓驶过城中街道,每辆车厢两侧有画着朱砂的符纸起起伏伏,片刻间就到了近前,城上、门口的士卒像是看不见这几辆马车一样,就在他们面前径直穿过了紧闭的城门。

    出城的马车共六辆,车撵上都有人驾驭马匹,速度很慢,却一眨眼,就过了数丈。

    远方,祈雨高台对面的山丘枯树间,一道肥胖的身形从石头上站了起来,细眼看去黑暗中屹立的求雨高台,礼佛一拜。

    原本,救苦救难的建筑,却是变成了做恶事的幌子。

    法净直起身,肩颈上那串佛珠慢慢滑动,然后,身形往地上一顿,一蹬,嘭的冲向下方道路。

    车辕碾出轨迹,沉甸甸的车厢摇晃间,驭车的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,一勒缰绳。

    天空一道人影轰的坠下地面,溅起无数尘埃。

    唏律律——

    马声长嘶,惊的人立而起拉扯缰绳将上面的修士一起拽的摔下车撵,后面其余五辆马车齐齐停下。

    嘶啦!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车厢门帘撕开,或车顶直接破开,一道道人影冲了出来,降到地面,为首那人站在中间,一柄长剑绽放淡红光芒,‘嗡’的一声挥斜,剑尖悬垂地面。

    “终于把你等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是朱子易,他偏头看了看和尚两边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的书生和道士呢?没胆量来?”

    他前方,形如弥勒的身影,僧袍在风里抚动,法净抬起脸,竖起无畏印微微躬身,然后踏出一步。

    “我佛慈悲——”

    佛号犹如潮水般传开。

    远远近近,南侧城门外乌泱泱一片灾民听到这声佛号,纷纷从饥饿、昏睡、麻木中清醒过来,站在黑色里,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“刚刚你们听到了吗?”“听到了……突然感觉精神一振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和尚的佛号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和尚?不会是偷小孩的那个吧。”

    城市的士卒也被惊动起来,挽弓的士卒警惕盯着灾民,就连府衙中的知府也被惊醒过来,连忙穿上衣服带着人跑上城头,生怕一点风吹草动引起城外的民变。

    街道响起人的、马的声音,混乱而有序的过去。

    陆良生牵着老驴站在暗巷,看着这一拨城中衙役、兵马过去,迅速和道人穿过长街,刚才那声佛号,听得出是法净和尚的声音。

    籍着法术穿过城墙,书生手中画卷一捏,法力灌注的瞬间,城上的士卒原本还在张望,陡然一道巨大的兽影冲天而起,与他们视线平齐。

    一颗硕大的眼珠滑动一下,转过来与他们对视,吓得一众士卒地上跌倒,屁滚尿流的爬起来,惊恐的嘶喊。

    吼——

    腥风怒吼翻滚,城外围住和尚的十多名修士,转身回望,映入眼帘的,是一只狰狞凶兽缓缓走来,爪尖轻易陷入地面,带出爪痕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吼。

    模样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青色鬃毛犹如钢针,人面兽口獠牙密集,血口大张,留下粘稠的唾液,浸入泥里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