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隋国师_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逍遥神剑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一语破春风小说大隋国师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逍遥神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少年喊完这声,房间里静了下来,圆桌油灯摇曳,捏紧的拳头不由又紧了几分,忐忑的看着前面陆先生的背影。

    风从门里进来,灯火摇晃了一阵,陆良生笑着转过身来,声音清朗中正。

    “剑术一道并非我擅长,你真的要学?”

    看着激动、紧张的少年,过去伸手在他头顶抚了抚,眸底泛起法力,从李随安额头,隐约能看出往后有大侠之气,若是没差错,自己该是他的引道之人。

    李随安感受到头顶的温热传进心坎,之前的紧张忐忑安稳了不少,深吸了口气,抿进嘴唇重重点下头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就要学剑,不学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床榻枕头边,蛤蟆道人睁开眼,嘀咕一句“老夫这就升为师公了?”时,陆良生看着少年心里不觉莞尔,不成想自己也有当师父这天。

    但也就这一晚吧,不可能真留下来日夜教导。

    念头闪过,陆良生拂袖转身,书架上的月胧剑悬浮起来,随着书生飘去窗棂。

    窗扇推开,夜空之上,只有半轮清月照来。

    “随安,你且随我下去!”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只听袖口抚动的声响,李随安只感眼睛一花,身子轻飘飘的,像是被一股风带着,一晃眼穿过窗棂,已经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小嘴微张,少年目瞪口呆的望着周围。

    圈棚干草堆上,老驴抖了抖耳朵,睁开膜有白雾的双眼,看到主人的身影走过月光,喷了口粗气,驴头扭曲后背,伸出舌头舔了舔又一处变得坚硬的地方。

    陆良生在月色里停下脚步,抬起手臂,月胧飞入掌中,他微微侧过,瞥去身后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学我驭剑之术,那就好生看着,耳朵也好生听着,法诀牢记不可外传,也不可失口让别人听去。”

    ‘锵’

    月胧退出剑鞘,拖出长吟腾空而起,陆良生穿破黑夜,凌空一握,把住剑柄。

    “御气呵成冲云顶,灵气灌脉如剑使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剑光如匹练,挥出月影残光,明暗闪烁之间,陆良生身影由上而下,衣袍都被吹的猎猎作响,掌中月胧法光绽放,犹如神剑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气沉下压,激起一圈尘埃扩散,李随安发髻、衣服被吹的乱摇,也不敢闭上眼睛,生怕错过任何一幕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剑吟浅止,剑尖触地微曲的一瞬,“嗡”的剑吟声响由小陡然变大,化作如苍龙般的长吟。

    月胧剑躯一震,犹如长龙返天,冲上天际。

    “天钟神秀意由尽,气引法剑欲斩龙,长灵御脉万法决……”

    青衫洒开,宽袖飞舞,陆良生二指并于额间,凌空一剑,幻为二、二为四、四生八……密密麻麻剑影排空而立。

    无数丝线牵引,漫天落了下来,钉在前方书生周围。

    “一剑凌空,天剑冲凌霄,万法牵灵识,神游逍遥意,纵使神剑落凡间。”

    发丝静止,垂于肩头,青袍停抚,满地法剑消散,化为月胧静立陆良生身侧,气息平稳后,他双眼睁开,看去那边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可记住这口诀?”

    李随安呆滞的立在原地,看完这一切,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两眼翻白直接朝后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陆良生将他接住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根基,又是少年人,这样灵气、剑气纵横,确实无法承受。”

    月光里,身形一纵,攀上二楼,将少年送回他房间放去床榻,这才推开门,回到自己的房里,红怜舞着长袖无声念叨曲词,见到书生回来,两颊微显梨涡,轻福一礼。

    窗前小桌上,蛤蟆道人背着双蹼,望着窗外清月,慢慢转过来。

    “为师听你口诀,和驭剑之术,怎的只到万剑?”

    陆良生将月胧递给红怜放回书架,他脱去青衫躺去床榻,看着帷顶,眼睛眨了眨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我才学多久啊,后面的逍遥神意、神剑决,我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坐了起来,走到窗前将师父捧起来,放去床上,朝窗外一招,将一根粗木引进房里。

    摇晃的油灯光芒里,陆良生坐到凳上,拿出一柄小刀将粗木慢慢削开,木屑簌簌洒落脚边,蛤蟆道人伸直小短腿靠着木枕,看着徒弟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跟你爹一样……为师想吃田鸡,白天你帮我抓一些来。”

    不久,东方渐放光亮,鸡笼里,公鸡探出颈脖,扯开嗓子发生嘹亮的啼鸣。

    哦…哦喔哦……

    晨光照进窗棂,李随安迷迷糊糊中醒来,搓了搓发涩的眼睛,忽然想起昨夜的事,猛地坐起,掀开被子,飞快跑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站在陆先生的门外喊了两声,见没人应答,轻手将门扇吱嘎一声推开,里面空荡荡的,被褥叠的整齐,早已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蹬蹬蹬…

    少年转身跑下了木阶,看着柜台后面算账的婶婶,问道“婶婶,昨天那位先生呢?”

    妇人抬眼看他,继续记着账。

    “天刚亮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身子弯下去,拿出什么东西,放到柜台上,“这是那位陆先生留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柜台上,那是一柄木剑安静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李随安急忙将它拿过手中,飞快跑出客栈,来到乡间的泥道,阳光明媚,道路尽头只有来往的客旅、农人。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少年抱着木剑跑了几步,站在光芒里朝远方,大喊。

    “师父——”

    稚嫩的声音在这片阳光里回荡,远去怀义州的官道上,飞鸟划过树顶,然后,被惊的飞远。

    “陆良生!你这孽徒……”

    小隔间里,穿着小花衫的蛤蟆道人气的两腮鼓胀,豆大的蟾眼瞪着面前一只盘成一坨的蟾蜍。

    “为师要的是田鸡,不是蟾蜍!!!”

    呱~

    对面,满身疙瘩的蛤蟆眨了眨眼睑,朝他啼叫一声。

    恹恹的老驴嗯啊嗯哈的像是发出嘲笑,伸出舌头卷过地上的青草,踢踏着蹄子,跟在陆良生身后。

    红怜织出一顶花冠戴在头上,红袖长舞。

    书生回过头,听到师父的叫喊,也看过周围的一切,勾唇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吵吵闹闹去往瀛石山。

    曾经北齐的地界,法净站在万佛寺山脚下,礼佛一拜。

    “我佛慈悲”

    卧佛山上,晨钟悠远回荡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